快捷搜索:  

在那青春之花绽放的地方

“我(wo)站立的(de)地方是(shi)中国,我(wo)用生命捍卫守护……”新排长陈小金带着他(ta)和“云上乐队(dui)”战友们(men)排练的(de)新歌,又一次在哨所演出了。

吉他(ta)、贝斯、架子鼓等乐器的(de)伴奏声,回荡在原本沉寂的(de)高原山野,单调的(de)守哨生活,瞬间有了别样情调。

一年前,陈小金从一所军校毕业。这个家在湖北的(de)小伙子高中时就是(shi)学校合唱团成员。被分配到西藏军区某团,他(ta)主动申请驻哨一年。带上一把吉他(ta),他(ta)的(de)心里,远方的(de)哨所就像歌里唱的(de)那样——“心中那自由的(de)世界,如此的(de)清澈高远。”

初到哨所,陈小金的(de)生活过得悠然自得。

因为爱好(hao)音乐、又怕打扰到大家休息,他(ta)常坐在哨所外面、一片望不到底的(de)台阶上,欣赏着天边白云舒卷,迎着人(ren)间的(de)晚风,轻声自弹自唱。

从小勤学苦练、加之一副天生好(hao)嗓音,那段时间(shijian),天梯台阶上的(de)“排长演唱会”常常引来战友围观。夕阳下,随声附唱的(de)“粉丝”不在少数,甚至有的(de)战士还“打赏”了起来。

“陈排长,再来一首吧,晚饭给你(ni)加鸡蛋!”二级上士炊事班长普东华吆喝道。

另一名二级上士班长陈英标则在一旁评说道:“背背囊走在队(dui)伍最前面、扛吉他(ta)和战士们(men)打成一片,这名新排长有点不一般。”

去年中秋,在众人(ren)力荐下,陈小金上台弹唱了一首经典歌曲——《军中绿花》。曲终,中士罗鹏辉激动地对(dui)陈小金说道:“排长,我(wo)想跟你(ni)学吉他(ta)!”看着板房里不少战友向他(ta)投来期许的(de)目光,“没问题!”小金排长爽快答应。

也是(shi)那一次,组建(jian)乐队(dui)的(de)念头,在陈小金心里产生了。

时间(shijian)一天天过去,作为“徒弟”的(de)罗鹏辉,从初学时的(de)兴致勃勃,渐渐学到信心全无。这个上级比武时出了名的(de)“神枪手”,很难驾驭得了吉他(ta)上的(de)几根弦。

“我(wo)是(shi)个‘大老粗’,干不了‘精细活’。”一度,罗鹏辉陷入迷茫之中。一旁,陈小金将这一切默默地看在眼中。

“我(wo)给你(ni)讲个故事吧!”陈小金看着泄了气的(de)罗鹏辉说,“我(wo)第一次战士考学时,成绩并不靠前,但教会我(wo)弹吉他(ta)的(de)班长告诉我(wo),生活要像音乐一样,前面的(de)铺垫,都是(shi)为了最后的(de)高潮。无论结果如何,坚持下去总会有希望。”

罗鹏辉彻底将决心付诸行动。日复一日的(de)音阶练习,曲复一曲地和声演奏,终于在前不久的(de)晚会上,他(ta)的(de)一套弹唱行云流水,如愿迎来自己的(de)“高光时刻”。

不知什么时候,哨所的(de)氛围渐渐被优美的(de)旋律带动起来。在陈小金努力下,吉他(ta)声中加入架子鼓声和贝斯声,一个“哨所乐队(dui)”初见雏形,在这山高路远的(de)哨所,年轻官兵一起纵情高歌。

“哨所的(de)天空,有你(ni)年轻的(de)笑容。”在陈小金带领下,乐队(dui)组建(jian)了起来。大家给乐队(dui)起名:云上乐队(dui)。陈小金说,“在云朵上唱歌,更容易将旋律传到官兵心间”。

既唱流行音乐,更唱军旅歌曲,伴着飞舞的(de)雪花,官兵们(men)激扬的(de)旋律穿透层层雪山。正如乐队(dui)成立的(de)初衷一样——用双手铺展边关漫卷云锦,用歌喉礼赞哨所飘扬国旗,让音乐力量澎湃激昂青春!

“花开哨所”——

只有适应环境的(de)心,没有被环境淘汰的(de)人(ren)

“娃儿,你(ni)发的(de)照片这么好(hao)看,这是(shi)什么花啊?”望着母亲在视(shi)频(pin)电话(dianhua)里的(de)笑容,二级上士郑华许,面带自豪地说:“妈妈,这是(shi)我(wo)在哨所里自己种的(de)龙胆!您看,它(ta)比咱家的(de)春兰还好(hao)看哩。”

郑华许看向窗外,不知不觉地想起,自己二次入伍后初见哨所的(de)情景。当时那满目荒凉的(de)景象,如今依旧历历在目。

寒冬时节,积雪被冻成道道“山梁”。极目四野,唯有贫瘠的(de)青褐色山体、厚薄不一的(de)白色雪堆。夜晚陪伴哨所官兵的(de),只有一钩千年不沉的(de)孤月。

郑华许早年在武警西藏某部当过2年义务兵。退伍后,他(ta)选择继续在大学选修学业,并如愿调剂到时下热门的(de)专业之一——城市园林。大学毕业后,他(ta)选择再次入伍,再次来到他(ta)曾经守护的(de)高原,来到了海拔4000多米的(de)边防哨所。

这一次不一样,郑华许说,他(ta)要用所学专业,给这片荒原带来生机。一开始,他(ta)从网上买来了各类花种。尽管自认种植技术不错,种在花盆里的(de)花,却连芽都不发。

一筹莫展,哨所山脚下的(de)一片野花,让郑华许心中燃起来新希望——不能“破土发芽”,可以“移花接木”啊!

那是(shi)山脚下的(de)一片杜鹃林,春夏之际,遍地盛开着蓝色的(de)龙胆花、火红的(de)杜鹃花。恰逢哨所整修栈道,战友们(men)常在花丛中流连忘返,仿佛置身“世外桃源”。

郑华许提议:大家每次下山找石头时,顺便带回几株杜鹃交给他(ta)……于是(shi),“在肩扛背驼的(de)石头上放一株花”,便成了哨所战士特有的(de)情怀。

刨来容易栽活难。有人(ren)说:“把花草栽上去,浇点水不就行了。”

作为“哨所花匠”,郑华许深知花草和人(ren)一样,面对(dui)高原昼夜温差大、紫外线强的(de)严苛环境,生存环境每上升100米,都会带来新的(de)挑战。

“格桑花需要土壤温度大于15℃,土质需要中性偏酸……”郑华许边上网浏览、边摆弄着花盆。

“瞧,老郑研究种花,快要走火入魔了。”哨长陈建(jian)东打趣说道,自从战士们(men)把花草“刨”进哨所,一阵“种花新风”便席卷了整个哨所。

大学生入伍的(de)上等兵尼玛次仁,用“PH试纸”测量起土壤酸碱度;哨所卫生员、下士徐明会也拿起温度计,把花盆当成“病号”;郑华许多次托人(ren)带来培植的(de)松针土,还利用废纸板,给花卉制作起简易遮阳板……战士们(men)用灵巧的(de)手,给哨所鲜花撑起了一个云端之家。

初上哨所的(de)列兵胡成飞,因为高原反应吃尽了苦头,他(ta)一度对(dui)自己当初“戍守高原”的(de)选择产生了怀疑。

每当看到移栽的(de)鲜花,因其顽强的(de)生命力,在云端哨所含苞欲放时,胡成飞内心便会受到鼓舞:“只有适应环境的(de)心,没有被环境淘汰的(de)人(ren)!”没过多久,胡成飞彻底适应了哨所这个“新家”。

“一朵、两朵……五朵,我(wo)种的(de)龙胆开了!”刚刚过去的(de)这个夏天,哨所首次迎来一抹动人(ren)的(de)“俏丽紫”。“妈妈,您常唱的(de)歌要改一改了,这里是(shi)‘在那龙胆盛开的(de)地方’了!”视(shi)频(pin)临近尾声,郑华许不忘打趣母亲。

“我(wo)的(de)心是(shi)簇拥烈日的(de)花,在你(ni)的(de)眼里找到了家……”伴随哨所乐队(dui)的(de)阵阵歌声,赏心悦目的(de)鲜花,让哨所多了些许春意。当战士们(men)把绿色的(de)种子撒满边关后,一种不断流淌的(de)戍边情怀,正在悄然传承和拓展。

青春画笔——

去勾勒雪山上的(de)云端,云端上的(de)哨所,还有哨所中的(de)守望

“震撼”这两个字,是(shi)上等兵李远达来到哨所后,脑海中浮现的(de)第一个词。他(ta)说:“令人(ren)震撼的(de)是(shi)雪山上的(de)云端,是(shi)云端上的(de)哨所,更是(shi)那哨所中的(de)守望。”

穿上军装前,李远达是(shi)江西师范大学的(de)一名美术助教。当别人(ren)还在羡慕他(ta)时,这个不走寻常路的(de)00后小伙,又出人(ren)意料地选择踏上雪域高原的(de)旅途。

入伍前的(de)最后一堂课上,李远达告诉他(ta)的(de)学生们(men),即将开启一段新的(de)旅程,“青春的(de)画笔,要去勾勒祖国壮丽山河才有意义。”而在心里,这是(shi)他(ta)和青春的(de)一个约定。

走进军营,李远达用自己的(de)画笔和镜头诠释了这个约定。

第一次上哨,刺骨寒风吹过来,把李远达吹了个趔趄。他(ta)扶着帽子朝哨楼顶看去,哨兵在风雪中站得笔直,宛若一座石雕。那一刻,李远达就知道他(ta)“来对(dui)地方了”,他(ta)要把眼前的(de)一切和心中感触,用镜头和画笔描绘出来,刻进青春的(de)记忆。

年初的(de)一场大雪,让李远达遇到了终生难忘的(de)一幕。大雪封路,哨所物资匮乏。一大早,他(ta)和战友一起沿着木栅栏步行到数公里外的(de)山脚下,肩扛背驮拉运物资。

阳光沿着山脊爬上来,缕缕金光透过晶莹的(de)冰柱照在战士身上,茫茫雪域,几个人(ren)影扶着一条蜿蜒的(de)栏杆艰难前行……这一幕,被李远达画在了画布上。这,也成为他(ta)来到哨所后创作的(de)第一幅画。

“记录这些‘风景’,记录一群人(ren)。让更多的(de)人(ren)知道在这雪山深处,还有这样一群可爱的(de)人(ren)在坚守!”那天,李远达对(dui)前来查哨的(de)哨长陈建(jian)东说,这里的(de)每名军人(ren),选择了“不同寻常的(de)青春”,我(wo)唯一能做的(de)就是(shi)加入他(ta)们(men)、成为他(ta)们(men)!

同年兵姚嘉说,自己女朋友很想知道,自己守护的(de)地方什么样……可因为保密规定,他(ta)只能笼统地说:在雪域高原。

得知姚嘉心中的(de)遗憾,李远达拿起画笔,将雪山巍峨的(de)背景,以及官兵们(men)站哨的(de)一方岗亭画了下来。

当姚嘉的(de)女朋友收到远方寄来的(de)这幅画时,她(ta)说,她(ta)懂得了爱人(ren)无言的(de)守护。

今年春天,团队(tuandui)(dui)把一台无人(ren)机配发到哨所。这让李远达忙了起来。

作为哨所摄像员,他(ta)主动承担了无人(ren)机操作手的(de)任务。每次训练结束,李远达一定会让无人(ren)机围绕哨所上空盘旋数周,让战友们(men)从另一个视(shi)角看到,他(ta)们(men)日夜守护的(de)哨所到底是(shi)什么样?

高耸入云的(de)山峰,在迷雾中若隐若现,哨所的(de)背后是(shi)悬崖深谷,就在战士的(de)岗哨不远处……比起自己曾经顺手拍下的(de)城市夜景,这里似乎缺了烟火气息,却多了几分庄严神圣——哨所只是(shi)雪山上的(de)一方平台,战士们(men)在云涛之上守望,他(ta)们(men)挺立在山顶,守护着祖国边陲。

新战士徐浩问他(ta),“老兵,为什么你(ni)画的(de)国旗这么红啊?”李远达说:“因为我(wo)们(men)是(shi)在用‘心’来画这面国旗!”

是(shi)啊,茫茫雪域,战士就像是(shi)一面面旗帜伫立在这高山之巅,守护着祖国的(de)山河。

(解放军报 张子钦 朱家立) 【编辑:张子怡】

被“许国璋英语”遮蔽的(de)哲人(ren)

徐华清:全球气候危机加剧,联合国气候大会能否变承诺为行动?

35岁梅西将第5次参加世界杯 这次能圆梦吗?

优化疫情防控二十条公布后,机票搜索量大涨

760元推动一次网暴:起底“水军产业链”

划重点!优化疫情防控“二十条”来了

中国出台进一步优化疫情防控二十条措施

中国密集举办大型国际展会 突出三个关键词

台北故宫博物院文物破损引热议 文物保存机制被批不严谨

【五洲望乡】动图概览侨乡文昌

新漫评:暗箱操作

渔村网红“赶海父子”:卖风景也卖海产品(chanpin)

卡塔尔世界杯倒计时10天!我(wo)们(men)可以期待什么?

为了帮你(ni)向TA表白,古人(ren)们(men)这次拼了……

广东小伙为成都“守艺人(ren)”打造川秀剧场 演出已超千场

冷空气继续影响中东部地区 北方地区将有明显雨雪天气

韩国学生玩起梨泰院“踩踏游戏”?

孩子游戏充值退款纠纷频(pin)发:实名认证该如何再加强

哨所,乐队,适应环境,守望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57人留言! 共有:157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