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范·迪塞尔也想“萌混过关”

原创 毒Sir Sir电影
看内容这部剧堪称奇葩。
全剧一个主角。
全程一句台词。
每句台词又对(dui)应着不同意思。
但就算你(ni)猜不到这句台词在讲什么,也可以无障碍看下来,还越看越上瘾......
是(shi)谁台词功底这么好(hao)?
只见他(ta)迈着小短腿走向屏幕,抬起头,昂着胸。
神气地丢下一句——
我(wo)是(shi)格鲁特
I Am Groot作为《银河护卫队(dui)》里的(de)团宠、生命力顽强的(de)吉祥物,跟雷神“拜过把子”的(de)好(hao)朋友,格鲁特。
又回来了。虽然整部动画片里只有一句台词。
但,依旧是(shi)请来范·迪塞尔给格鲁特配音。
当年,范·迪塞尔用一句“I am Groot”就已经成功参演了《复仇者联盟》,成为在里面“最没能(cun)露(zai)脸(gan)”的(de)角色。
但,也用自己细腻、起伏的(de)情绪,塑造了小树人(ren)格鲁特的(de)角色。
为了给《银河护卫队(dui)》配不同国家版本的(de)“格鲁特”。
范·迪塞尔学会了从法语到西班牙语,甚至到中文几近15国的(de)“格鲁特”语言。
不管标不标准吧。
咱们(men)就得要有能让“猛男也落泪”的(de)味儿。这一次。
范·迪塞尔带着格鲁特,又准备来“萌混过关”,拿走猛男的(de)小心心了。
那就,接招吧!作为漫威的(de)老粉来说,格鲁特应该属于与小蜘蛛并驾齐驱的(de)团宠了。
在《银河护卫队(dui)1》里,格鲁特首次登场。
这个时候,他(ta)还是(shi)这样。五大三粗,也不可爱。
格鲁特是(shi)属于89P13(也就是(shi)浣熊火箭)的(de)私人(ren)植物及打手,陪伴其行动的(de)类人(ren)植物。
只能说三个词儿——
“我(wo)”“是(shi)”“格鲁特”。战斗力强,属于突击战士类型。
皮厚,力大,双臂可以无限伸长,成蔓藤型,适用于鞭打敌人(ren)。
身体任意部位可以任意增厚,以防护敌人(ren)的(de)子弹袭击。可惜。
为了拯救团队(tuandui)(dui)成员,格鲁特碎成劈柴了。
火箭捡起来了这一小截格鲁特遗体,插在花盆里,本想当个盆栽。但,突然。
这“东西”动了。所以,《我(wo)是(shi)格鲁特》的(de)故事。
要从“花盆”说起。
这一天,格鲁特从自己的(de)花盆里醒来。
周围还有机器人(ren)按摩,和冲澡。除了平时喝喝水,做做光合作用以外。
格鲁特还吃点芝士球什么的(de)。
但,芝士球吃多了,长胖的(de)格鲁特把花盆撑裂了。有瑕疵的(de)盆栽,不配得到机器人(ren)的(de)关心。
马上把他(ta)“打入冷宫”,芝士球也没有了,小毯子还得被拎走。取而代之的(de),是(shi)机器人(ren)搬来了另一盆比他(ta)更大,更好(hao)看的(de)盆栽。
愤怒的(de)格鲁特怎么善罢甘休。
可,聪明反被聪明误,冤冤相报何时了。
格鲁特在一次又一次的(de)“植物人(ren)大战盆栽”的(de)战斗里败下阵来。
终于,两败俱伤。
连树带人(ren)摔掉了地上。
这一摔不要紧,摔出了两只小脚。这两只小脚可算是(shi)带着它(ta)干不少坏事。
就说,最劲爆的(de)一次坏事儿吧。
这天,格鲁特搭小房子玩。
从两根小树枝开始。耗时5分钟,终于搭成了3层小洋房。
盖房的(de)木料不够了,格鲁特还从自己身上掰点树枝下来。
劳心劳力还劳树枝。房子没等住上,就突然被奇怪的(de)大鸟抢走了。这也就算了。
大鸟在巢里还没呆够5秒,就被老鹰叼走了。
花了5分钟盖好(hao)的(de)小房子,毁于一旦。
这让格鲁特足足气了37分钟。倒地不起的(de)时候,淘气的(de)他(ta)又扒拉开了一块大石头。
石头下,隐藏的(de)一个“奇怪的(de)生态体系”着实让他(ta)惊呆了——
这是(shi)一群外星蚂蚁(姑且就这么叫吧)的(de)巢穴。格鲁特干起了四、五岁小孩儿才会干的(de)事儿。
欺负蚂蚁。
往巢穴里吹口气儿,它(ta)们(men)就能都飞走。
小蚂蚁也开始反击,朝他(ta)扔小石子儿。
这感觉,跟挠痒痒差不多嘛。可,格鲁特想不到的(de)是(shi),这群外星小蚂蚁居然还有自己的(de)高科技(keji)武器。
小蚂蚁驾驶着飞行器,用镭射枪瞄准格鲁特。
红外射线打在他(ta)身上,居然那么疼,疼得他(ta),实在忍不住.......
放了片树叶???而,这片树叶正好(hao)飘进了外星蚂蚁的(de)巢穴里。
天降食物?小蚂蚁终于吃上了饱饭。
老蚂蚁流下了激动的(de)眼泪,自己吃了几口,还不忘给自己的(de)小孙子外带回家。
有了这片树叶子,村里的(de)老百姓再也不用忍饥挨饿了。格鲁特恍然大悟,原来它(ta)们(men)是(shi)想要吃的(de)!
善良、好(hao)意的(de)格鲁特匆匆忙忙从路边踩来更多的(de)树叶。
他(ta)跑啊跑。
冲啊冲。
生怕小蚂蚁们(men)饿着。
但,突然脸一沉,眉一锁,头一低。
这下好(hao)了。
脚踩进了蚂蚁坑里。
彻底解决了它(ta)们(men)忍饥挨饿的(de)问题了。《我(wo)是(shi)格鲁特》一集四分钟。
Sir实在舍不得给你(ni)们(men)多剧透。
虽然就四分钟,画面细节都给你(ni)铺得满满的(de)。
一场格鲁特在泥巴地里泡澡的(de)戏。
漫威做到了细节的(de)极致。
每一个环节,都有你(ni)意想不到的(de)惊喜。
从他(ta)发现这块热乎乎的(de)泥巴温泉开始,再一点点地温泉加料;
最后,他(ta)的(de)眼睛上贴着黄瓜,惬意地躺在温泉里。
你(ni)会发现,画面一点点开始亮了起来。再跟你(ni)们(men)说个小细节。
在《我(wo)是(shi)格鲁特》里,还有不少能跟《银河护卫队(dui)》呼应的(de)地方。
看——
当奎尔和火箭被君王星追杀,被迫降落在贝尔和特星球上。
这群在树上的(de)毛茸茸小鸟。就是(shi)抢了格鲁特树屋的(de)鸟!第一集里。
格鲁特身边的(de)那个奇怪的(de)果实还记得是(shi)什么吗?星云一直想吃的(de)雅若果根。
但,就是(shi)没熟。不得不佩服漫威。
就连《格鲁特》的(de)小动画里,还偷摸摸地埋彩蛋。其实从一开始,格鲁特就是(shi)个被低估的(de)角色。
观众以为这就是(shi)一只调剂电影节奏的(de)“小萌物”。
小时候,一脸无辜。
瞪着大眼睛看着你(ni)。
在《银河护卫队(dui)2》的(de)开头,外星海猴子入侵。
全员预备战斗!
你(ni)就看,星爵被触手甩了出去。
浣熊被打得漫天飞。
但,格鲁特自己活在自己时间(shijian)里,跳着“小树舞”。就连刀子嘴豆腐心的(de)卡魔拉。
战斗时还不得不分神,叮嘱格鲁特小心一点,不要受伤了。
还不忘跟格鲁特,say hi~慢慢地,格鲁特成为了团队(tuandui)(dui)精神的(de)象征物。
没人(ren)不关心格鲁特。
就连被坏蛋抓走,装在鸟笼里。
还是(shi)舍不得伤害他(ta),小树树这么可爱,怎么能杀小树树。
给他(ta)做件小衣服穿上。青春期叛逆时,开始变得讨厌了。
不论何时,何地。
手里放不下游戏机。
一个不满意,还开始说粗口。但,在雷神的(de)危机时刻。
也是(shi)格鲁特用自己的(de)手,捡起了滚烫的(de),刚锤炼好(hao)的(de)暴风战斧。
用自己的(de)树干做成了战俘的(de)把手。
再用力,将自己的(de)手折断。
从另一个角度来看。
格鲁特也算是(shi)拿起了“雷神之锤”的(de)英雄了吧(误)
到了格鲁特中年。
你(ni)更是(shi)无法拒绝他(ta)。
他(ta)是(shi)个贴心,忠诚的(de)好(hao)伙伴。
星爵说出自己不怎么靠谱的(de)计划时,只有格鲁特支持他(ta)。
虽然,他(ta)只是(shi)个长个子不长脑子的(de)植物人(ren)。但,却愿意给陌生的(de)小姑娘,献上一朵小白花。在队(dui)友行走在黑暗中,为他(ta)们(men)变出漫天繁星。
为他(ta)们(men)照亮前路,也安抚了他(ta)们(men)害怕的(de)情绪。就连最危急时刻。
他(ta)也是(shi)为了救出伙伴,不惜牺牲自己的(de)那一个英雄。在格鲁特的(de)字典里,只有“I am Groot”这三个词。
但这一句话能表达的(de)意思太多了。
有怀疑。有不屑。有生气。在《复仇者联盟3》里,灭霸的(de)一个响指下去。
格鲁特对(dui)火箭说了最后一句,I Am Groot。
而这句话,在范·迪塞尔的(de)剧本上,写的(de)是(shi)“爸爸”二字。在这还有个小小故事。
范·迪塞尔说到,自己曾经接格鲁特这个角色,与自己的(de)孩子有很大关系。
他(ta)将漫威的(de)画册带回家后。
问儿子,你(ni)觉得漫威想找爸爸演谁?
儿子指了指那棵树。
范·迪塞尔不可思议地说:你(ni)没事吧?树算什么英雄?
可在范·迪塞尔的(de)儿子眼里。
树人(ren),又为何不能成为英雄,他(ta)高大,威猛,力大无穷,最重要的(de)是(shi),格鲁特有一颗温柔的(de)心。
我(wo)们(men)喜欢格鲁特,也是(shi)一样。
它(ta)不单单是(shi)萌。
它(ta)善良,温柔,对(dui)一切都有着无限的(de)好(hao)奇和渴望。
甚至,在格鲁特身上,也有着与我(wo)们(men)相似的(de)特点。
它(ta)只会说一句话。
“I am Groot”。
但,涵盖了太多的(de)意思。
而,我(wo)们(men)不也一样吗?
我(wo)们(men)也总会有词不达意的(de)时候。
越是(shi)长大,越是(shi)学会口是(shi)心非,顾左右而言它(ta)——
在某些场合,说着言不由衷的(de)话,只求左右逢源;
在面对(dui)心爱的(de)人(ren),说着词不达意的(de)话,笨拙地表达自己的(de)感情;
有时候,我(wo)们(men)跟格鲁特一样简单。
说着简单的(de)句子,却没人(ren)能听懂。
有时候,我(wo)们(men)又像格鲁特一样复杂。
说着只能自己才能听懂的(de)句子,还在,等待着一群能明白的(de)朋友。
Sir看着格鲁特,不禁想起陈奕迅的(de)一首歌:
“若你(ni)喜欢怪人(ren),其实我(wo)很美。”本文图片来自网络
编辑助理:小田不让切
原标题:《他(ta)凹鲜肉人(ren)设(she)我(wo)完全没意见》
阅读原文
湃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101人留言! 共有:101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